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废弃的铊提炼厂里,一块块的提纯铊金属被密封袋、保鲜膜以及包括裹尸袋在内的所有能找到的东西层层包裹之后,这才被放进清理出来的柴油桶里。

    将剩余的空间用一床鹅绒被塞满,石泉亲自封上桶盖再外面缠上密密匝匝的保鲜膜。这还没完,何天雷大伊万兄弟俩还协力往上套了两个报废轮胎这才将其装进了大伊万的货柜。

    拿完了整个提炼厂最有价值的发现,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那栋三层混凝土小楼。

    “我不觉得那里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伊万直接给货柜打上了铅封。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货的积极性倒是比谁都高,“一共只有三层,分开搜索吧,一楼归我。”

    “我去二层”石泉话音未落,艾琳娜已经自动站在了他的身后。

    “我们去三层”刘小野无所谓的站在了何天雷的屁股后面。

    “这里的战俘待遇可真好”

    趁着大伊万撬锁的功夫,刘小野依旧愤愤不平,“能用上焚尸炉,还能住上楼房,这条件也太好了。”

    “条件好?”

    大伊万砸开门锁,缓缓推开厚重的铁门,让外面的光线照进漆黑的楼道,“在西伯利亚的劳改营,生活条件越好死的越快越痛苦。”

    “毛子还是那个毛子”

    石泉暗自嘀咕了一句,随着铁门被推开,这楼里的景象也推翻了刘小野刚刚的不满。

    条件好?好个屁!

    这就是个毛坯楼,水泥地板上甚至能看到裸露的钢筋,两侧的墙面上除了挂满了各种苏联时代的宣传画之外,还能看到血液干涸氧化留下的黑色痕迹以及明显是子弹打出的弹孔。

    进入楼里随意推开一扇木板门,不到五个平方的长条房间里除了一个马桶和水龙头之外连个床都没有,至于取暖和照明?完全就是在想屁吃!

    但看摆在门口附近的那三个木制脸盆和脸盆里明显是自制的木头碗筷就知道,就这么个小房间里竟然睡着三个人,要不是最里面墙角铺的那些松针和朽烂的兽皮,他们都要认为这三个战俘当时要靠抱团取暖了。

    “这看着咋就这么舒坦呢?”

    刘小野嘀嘀咕咕的举起强光手电,将光束打向了混凝土墙壁上刻画的富士山轮廓和旁边歪七扭八的蚯蚓文,“这也不知道写的啥玩意儿。”

    “估计其他的房间也是这样,还要继续吗?”大伊万站在最后面问道。

    “当然继续!”

    石泉兄弟俩外加刘小野异口同声的说道,这能不能发现什么是次要的,看看当时的小鬼子战俘过的有多惨才是主要的。

    “那就速度快点吧!这地方太冷了。”

    大伊万转身,抬起大脚暴力踹开楼道对面的另一个房间的房门,站在门口扫了一眼见没什么值得收藏的东西之后立刻前往下一间压根懒得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咱们也加快速度吧,等探索完了这栋楼还要沿着铁轨继续往里面去看看呢。”石泉打开冲锋枪保险,一边招呼艾琳娜跟上,一边朝何天雷俩人嘱咐道,“加着点儿小心,这里难保不会有什么野生动物。”

    何天雷刘小野纷纷比出个OK的首饰,各自打开架在肩膀上的运动相机,显然是要留个念想。

    “你不准备拍下来?”艾琳娜迈着大长腿走在石泉身旁笑着问道。

    “这做劳改营要是在华夏境内,我说什么也得拍几张留个纪念。”石泉说话的同时用脚尖轻轻推开一扇房门。

    这里和一楼看到的那个房间没什么两样,唯一好点儿的也许就只是他们的饭碗是搪瓷的而已。

    沿着楼道一路往深处走,两侧的房间基本没什么变化,他和艾琳娜唯一的发现也只不过是每个房间墙壁上的各种涂鸦或者蚯蚓文留言而已。

    眼看着就要走完最后两个房间,头顶的方向猛的传来一声枪响,随后无线电频道里便传来刘小野歉意的解释,“抱歉抱歉,刚刚发现了三具尸体吓得我走火了。”

    “尸体?”

    石泉匆匆推开剩下两个房间的木门扫了一眼,立刻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跑。

    等他赶到楼梯口的时候,恰好看到飞奔上来的大伊万。赶到三楼最深处的房间,只见透过小窗户打进来的阳光正好照在三个背对着木门跪在地上的尸体。

    这三具尸体保持着同样跪伏在地的姿势,全身上下除了腰间的兜裆布之外可谓不着寸缕。

    轻轻用脚尖将最边上的那具尸体踢倒,众人顿时看明白了他的死因。一把刀,一把用木头做成的刀就插在他的腹部,至死这人都用双手紧紧攥着刀柄。

    “剖腹产?”艾琳娜冷不丁蹦出一句汉语。

    “剖腹,没有产。”石泉憋着笑纠正道,随后将另外两具尸体踢倒,这俩的死因一样,腹部全都插着一柄用木头削制的短刀。

    “雷子,听说小鬼子也讲究死了之后留个全尸,尤其脑袋不能搬家?”石泉突兀的问道。

    “好像是这样”

    “喀嚓!”

    何天雷话还没说完,只见石泉已经抬脚用力踩在了一具干尸的脖子上。被鞋套包裹的军靴用力一跺,皱巴巴的人头便轻而易举的和尸体分了家。

    “嘭!”石泉完全把这干瘪的人头当成了足球,顺着门口大力抽射将其踢到了楼道里。

    人头和楼道墙壁撞击发出的闷响中,只听他意兴阑珊的念叨着,“便宜这帮狗日的了”

    离开提炼厂,众人驾车沿着铁轨线继续往森林深处开了不到十公里,打头的大伊万猛的踩下了刹车!

    “后退!马上!”大伊万惊骇欲绝的在无线电频道里吼道,“所有人不要下车!把全车正压空气过滤器打开!”

    排在第二位的石泉心头一沉,想都不想的踩下刹车,同时一巴掌拍在了仪表台上的一个红色按钮上!

    暖气出口的风力瞬间加大,温度也稍稍降低,随后五辆车根本来不及调头直接挂上倒档往后倒车!

    “伊万,怎么了?”石泉沉声问道。

    “咱们正前方有道墙”

    大伊万缓了缓神,哆哆嗦嗦的继续说道,“上面有生化标志!”

    “什么?!生……生化标志?”石泉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抖。

    “先退回去,退回去再说!”大伊万吼道。

    五辆车缓缓拉开距离,随后各自艰难的调头玩了命的往回开!直到重新开回提炼厂附近。

    大伊万这才解释道,“那堵墙不高,我在驾驶室里能看到墙后面的景象,轨道两边的森林里丢弃了不少消防车!

    最重要的还是那堵墙,那上面的警告语提示前方5公里有一座生化实验室!”

    “你说什么?生化实验室?!这里?!”石泉脑袋嗡的一下,这可比他们不久前发现的尽数铊更致命!

    “总之所有人先不要下车,我要马上联系卢坚科夫确认下。尤里,给瓦列莉亚打电话吧,这里的情况卢坚科夫不一定知道,但瓦列莉亚那里肯定有详细的档案记录!”

    “我马上联系!”

    石泉踩下刹车,根本顾不得现在莫斯科那边是几点,从腰包里翻出卫星电话拨通了瓦列莉亚的号码。

    电话响了将近半分钟,瓦列莉亚才接通了电话,“尤里,你可真会挑时候,我正”

    “瓦列莉亚,我需要你的帮助。”石泉打断对方的抱怨,语气异常的急迫。

    “你们遇到麻烦了?”瓦列莉亚严肃的问道。

    “恐怕是个大麻烦”石泉叹了口气,将刚刚的发现以及目前的具体位置详细的描述给了对方。

    “你们还真能找麻烦!”瓦列莉亚那边传来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保持现状先不要有任何举动,我现在就帮你们去查相关的档案。”

    挂掉电话,大伊万已经将刚刚用运动相机拍下来的视频发了过来。略微颤抖的镜头中,轨道中央是一道两米来高的砖墙。砖墙的两侧则是同等高度的铁丝网围栏。

    这围栏一路延伸进两侧的针叶林之中根本看不到尽头,但在那堵墙上,巨大的生化标志以及提示语却异常的醒目!

    安静的驾驶室里,刘小野的声音坚定中带着一丝颤抖,字正腔圆的用汉语说道,“所有人检查下身上有没有伤口,重点回忆下从开进火车站开始有没有接触过任何野生动物。”

    暖气出风口呼呼作响的风声中,所有人默默的按照刘小野的提示认真的检查着自身的情况,随后默默的等待石泉和大伊万询问的结果。

    直到十分钟之后,卢坚科夫那边最先传回信息,他那里根本查不到关于那座生化实验室的任何记载,在他能找到的档案里仅仅只有那座战俘营的相关信息!

    几乎在大伊万刚刚转述完卢坚科夫的情报,瓦列莉亚也打来了电话。

    快速按下接通键,只听瓦列莉亚问道,“你们进入那座生化实验室了吗?有没有打开那些铁丝网?”

    “没有,我们离着那道铁丝网十几米远就退回来了。”石泉皱起眉头,“瓦列莉亚,那里有什么?”

      <code id='26d19'></code><style id='ec567'></style>
    • <acronym id='c53b3'></acronym>
      <center id='a49ba'><center id='80019'><tfoot id='c35ca'></tfoot></center><abbr id='6d54b'><dir id='4adab'><tfoot id='da7cf'></tfoot><noframes id='aa43b'>

    • <optgroup id='86ae1'><strike id='0a8f9'><sup id='b3c0b'></sup></strike><code id='5ff20'></code></optgroup>
        1. <b id='e295a'><label id='a51ac'><select id='ff021'><dt id='a4de7'><span id='1c903'></span></dt></select></label></b><u id='476b0'></u>
          <i id='0d453'><strike id='5fe1e'><tt id='28471'><pre id='26f2d'></pre></tt></strike></i>

              <code id='43544'></code><style id='fe331'></style>
            • <acronym id='55c6c'></acronym>
              <center id='74d1b'><center id='1662a'><tfoot id='00f19'></tfoot></center><abbr id='bd3bb'><dir id='ecd44'><tfoot id='9e1ef'></tfoot><noframes id='c288a'>

            • <optgroup id='aa148'><strike id='6fe70'><sup id='07445'></sup></strike><code id='a48d7'></code></optgroup>
                1. <b id='e05bb'><label id='013c3'><select id='612ca'><dt id='3c3f1'><span id='2c606'></span></dt></select></label></b><u id='5638a'></u>
                  <i id='7cdf5'><strike id='5f942'><tt id='26492'><pre id='b860d'></pre></tt></strike></i>

                      <code id='a71af'></code><style id='f0e9d'></style>
                    • <acronym id='1d8ed'></acronym>
                      <center id='9972f'><center id='cb4ad'><tfoot id='9b7c8'></tfoot></center><abbr id='e78ab'><dir id='b8a0d'><tfoot id='2381f'></tfoot><noframes id='842dc'>

                    • <optgroup id='56de6'><strike id='1d4a0'><sup id='d9a31'></sup></strike><code id='8386e'></code></optgroup>
                        1. <b id='39e37'><label id='fde2a'><select id='49a0d'><dt id='f2b92'><span id='c0633'></span></dt></select></label></b><u id='0036d'></u>
                          <i id='3a896'><strike id='f2772'><tt id='72c15'><pre id='4b85d'></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