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听到老妈的话,

    柳云儿直接愣住了,林帆也出去了,老爸也出去了这肯定不是什么巧合吧?

    “妈?”

    “这这会不会是一次巧合?”柳云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巧合个屁!”

    “你老爸的借口和小林简直一模一样,你刚刚说什么小林的朋友失恋了,然后他去给别人开导开导,对不对?”夏梅芳没好气地说道:“你知道你老爸的借口是什么吗?”

    停顿了,

    夏梅芳愤怒地说道:“说什么自己过去的老朋友来了,和他一起出去喝个小酒什么的本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你爸这个人狐朋狗友多的去了,现在听到你说小林出门了突然感觉事情不对劲。”

    柳云儿抿了抿嘴,认真地问道:“妈现在该怎么办啊?”

    “不急。”

    “你先到家里来。”夏梅芳淡然地说道。

    “嗯”

    挂断电话,

    柳云儿原本心情还是挺烦躁的,但听闻是和老爸一起出去了,瞬间这个愤怒的情绪就从林帆身上,转嫁到了自己老爸的身上,仔细想想林帆这个人每天除了玩游戏,根本就不愿意出门。

    没错!

    肯定是老爸!

    自己想要出去鬼混,然后担心被抓到,逼着林帆跟他一起去,被抓到了让他去顶包。

    与此同时,

    林帆正坐在一辆滴滴里,前往和柳叔约定的地点碰面,此刻的他内心相当激动,期待着晚上能有不一样的夜生活,最好是去洗脚城去洗个脚然后按摩一下,毕竟上次的住院让他的骨头都僵硬了。

    “喂?”

    “叔我出来了!”林帆给柳钟涛打了一个电话,笑呵呵地说道:“刚刚坐上一辆滴滴。”

    “呃?”

    “还要多久?”林帆问了一下司机师傅,随即冲电话那头的柳叔说道:“还有十分钟就到了,话说晚上什么节目啊?你先透露一下,让我有一个心理准备。”

    片刻后,

    林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柳钟涛说道:“太好了!我就期待着去洗个脚,然后好好按摩一下,上次腰伤在医院住了那么多天,浑身的骨头都僵硬了,必须好好舒展一下。”

    话落,

    林帆腼腆地问道:“那洗脚加按摩,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小时,剩下的这些时间怎么安排?”

    “喝酒?”

    “喝完酒去唱歌?然后再去蒸桑拿?蒸完接着喝?”林帆笑着说道:“好好好帝王般的安排!可以可以。”

    “嗯”

    “好嘞!”

    挂断电话?

    林帆一脸满意地躺在后排?不得不说跟着柳叔混,吃得好喝得好玩得好?真希望未来的老丈人类似柳叔这样的?这以后的小日子还不得,清理跑到准备起飞了?

    “小伙子?”

    “和老丈人一起出去玩吗?”开车的司机笑呵呵地问道。

    “没有。”

    “是我们领导。”林帆笑着说道。

    “哦豁!”

    “和领导一起出干坏事?”开始的司机会心一笑:“看来你离升职加薪就不远了?正所谓帮领导干一百件好事,不如跟领导干一件坏事?你领导应该把你当做心腹了。”

    林帆微笑地说道:“还行吧我的领导对我非常关照。”

    “可太行了!”

    “小伙子加油啊。”司机笑着说道。

    这时?

    司机师傅从车内后视镜,看了一眼林帆,随口说道:“小伙子不要有什么压力,觉得哎呦这样不行?我要靠自己的努力?这个社会哪有那么多的鸡汤。”

    “没办法”

    “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在这个社会没有背景,没有基于,没有贵人相助,没有人出手扶你?凭努力是很难成功的。”司机师傅说道:“其实要说努力大家都在努力,努力地活着。”

    话落?

    司机师傅掏出了一包烟,递给了林帆一根。

    “抽吧。”

    “送完你这一趟?我也差不多去休息了,起早贪黑一星期?快要累死了?今天早点回家睡觉?明天继续。”司机师傅笑着说道。

    “哦”

    林帆点了一根烟,思考司机师傅的话,觉得挺有道理的,特别是最后一句话。

    在这个内卷化的社会,谁没有在努力?

    可是,

    林帆也没有解决办法,自己只是一个从事物理领域的科研人员,并不是一位经济学家,虽然自己能够算准天体的运行轨迹,却无法预测到资本家们的疯狂。

    不过

    这也是一种必然现象,在生态学上叫做种内竞争,当空间密度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种内竞争一定会产生,而种内竞争的性质就是生存斗争。

    许久,

    到了目的地,

    林帆告别了司机师傅,紧接着便见到了柳叔的那台霸道。

    “你可终于来了!”柳钟涛没好气地说道:“都等你多久了。”

    “唉”

    “这不要把女朋友给搞定嘛。”林帆笑着说道:“话说叔你是怎么出来的?夏姨那边搞定了?”

    “当然!”柳钟涛一脸骄傲地说道:“你叔我想出来就出来,还需要看你姨的脸色吗?”

    林帆无奈地说道:“叔没必要,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在姨面前的样子,还不是老鼠见到猫”

    “咳咳!”

    “废什么话。”

    “准备好了吗?”柳钟涛严肃地问道。

    林帆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时刻准备着!”

    “出发!”

    某大院,

    柳云儿来到了自己的家中,打开门就看到了老妈在看电视,就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

    “妈”

    “我回来了。”柳云儿走到老妈身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紧接着满脸迷茫地问道:“妈小林和爸出去鬼混了,你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万一万一在外面胡来怎么办?”

    “不要急。”

    “你爸的性格,我还是蛮了解的。”夏梅芳磕着瓜子,淡然地说道。

    “可是”

    “我担心林帆他学坏了怎么办?”柳云儿皱着眉头说道。

    夏梅芳放下瓜子,冲自己女儿笑道:“那今天老妈好好给你上上课,如何才能管住像你爸这类,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实际上一肚子坏水的男人,首先准备一根链子。”

    “还要运用物理手段?”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

    “什么物理手段?”

    “你以为是真的链子?”夏梅芳白了一眼,平静地说道:“我说的链子就是一套基本规则。”

    “噢”柳云儿点点头:“然后呢?”

    夏梅芳接着说道:“接着就是合理运用规则,反正你是制定规则的人,而他是遵守规则的人,有时候你这个规则要松一下,他会非常感恩,有时候你要紧一下,让他知道害怕。”

    “一松一紧,合理运用,即便是孙猴子,都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夏梅芳说道。

    柳云儿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时,

    柳云儿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位磕着瓜子的中年妇女,不得不说能够做到申市市长这个位置,这手段的确有点犀利,想想老爸竟然和老妈过了三十多年,也蛮辛苦的。

    “妈?”

    “呃?”

    “你说这次事情,是谁带的头?”柳云儿好奇地问道。

    夏梅芳思考了一下,随口说道:“应该是你爸”

    “我也这么觉得。”柳云儿听到老妈的话,也不好意思继续说她男人的不对,急忙说道:“不过林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到这里,

    夏梅芳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唉以后咱们母女有得忙了,一个你爸,一个小林我的天呐,日子不好过呀!”

    柳云儿也面露一丝无奈。

    “唉?”

    “玲玲是不是回家了?”夏梅芳突然问道。

    “对啊。”

    “是我从机场接她回来的。”柳云儿说道。

    “”

    “她这次回来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夏梅芳接着问道:“爸妈离婚的事情,有没有和你提起?”

    柳云儿点点头,随口说道:“嗯基本上解开心结了,而她也答应我毕业之后回国,到时候我会给她安排一个工作。”

    “那就好。”

    “玲玲这个小妮子是除你之外,让我最担心得。”夏梅芳叹了口气,随即满脸愤怒地说道:“都怪你爸,天天找你姨丈去喝酒,喝完酒嘛开始胡说八道,你姨丈又是死脑筋,竟然听进去了”

    话音一落,

    夏梅芳说道:“算了不说了,看电视吧。”

    就在这时,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夏梅芳看了一眼来电者,随即便接通了。

    “喂?”

    “嗯”

    “我知道了。”夏梅芳笑着地说道:“麻烦你了,大晚上的让你这个大局长,为我们家那口子操心。”

    片刻之后,

    挂断,

    夏梅芳把手机重新放回了茶几上,冲身边的女儿说道:“你爸和小林去洗脚城了。”

    “那”

    “那我们现在去抓他们吗?”柳云儿急迫地问道。

    “不急。”

    “稳住!”

    夏梅芳磕着瓜子,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个时候那两人处在高度警戒的状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立马跑路,弄不好我们过去就扑空了。”

    “让他们先开心一会儿,等放下戒备之心,然后再”

    “出其不意,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code id='b2ebe'></code><style id='f1d00'></style>
    • <acronym id='61426'></acronym>
      <center id='d2073'><center id='33978'><tfoot id='d7274'></tfoot></center><abbr id='3e642'><dir id='60d49'><tfoot id='4afec'></tfoot><noframes id='2e328'>

    • <optgroup id='a62ba'><strike id='7e2bf'><sup id='b0744'></sup></strike><code id='301bb'></code></optgroup>
        1. <b id='8299d'><label id='ff02a'><select id='205f7'><dt id='f9369'><span id='9d04d'></span></dt></select></label></b><u id='78a36'></u>
          <i id='ff85c'><strike id='e0256'><tt id='0ccd6'><pre id='3c0c5'></pre></tt></strike></i>

              <code id='8bb86'></code><style id='f9e73'></style>
            • <acronym id='b8e3d'></acronym>
              <center id='10255'><center id='a37af'><tfoot id='53465'></tfoot></center><abbr id='11159'><dir id='c5f99'><tfoot id='1bebe'></tfoot><noframes id='abc18'>

            • <optgroup id='44292'><strike id='49070'><sup id='e6d42'></sup></strike><code id='33ed7'></code></optgroup>
                1. <b id='b89a8'><label id='759a9'><select id='94c48'><dt id='59bdf'><span id='f01c0'></span></dt></select></label></b><u id='0a619'></u>
                  <i id='62e87'><strike id='230b7'><tt id='48093'><pre id='7cd35'></pre></tt></strike></i>

                      <code id='f0601'></code><style id='13e97'></style>
                    • <acronym id='c18ff'></acronym>
                      <center id='9ee96'><center id='b390c'><tfoot id='354c8'></tfoot></center><abbr id='3867a'><dir id='95239'><tfoot id='3840f'></tfoot><noframes id='1f995'>

                    • <optgroup id='c132d'><strike id='3c0c1'><sup id='5d6b5'></sup></strike><code id='b80d3'></code></optgroup>
                        1. <b id='0ab10'><label id='7bc4c'><select id='c446a'><dt id='fb3d5'><span id='1402f'></span></dt></select></label></b><u id='e6120'></u>
                          <i id='aca0a'><strike id='fe71a'><tt id='435c5'><pre id='6d2db'></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