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琴岛机场。

    韩彬和包星赶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大部分人坐飞机都会提前一到两个小时到机场,韩彬估计哈尔可能已经到机场了。

    随后,韩彬跟马景波等人会合。

    马景波已经联系过航空公司,在航空公司地勤人员的协助下准备布控抓捕。

    抓捕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有三套方案。

    一套方案,在取票的柜台实施抓捕,当然哈尔也可能使用自助取票机,所以还需要补充方案。

    第二套方案,是在安检口实施抓捕,这一关哈尔肯定是要过的,不过考虑到机场人员密集,很可能当时不方便抓捕,还制定了第三套计划。

    第三套很简单,在候机大厅实施抓捕,一般等飞机的人,都会在登机口附近,要找到嫌疑人哈尔并不难。

    就算哈尔故意远离登机口,但是登记的时间到了他一样要过去,说白了就是守株待兔,他根本就跑不了。

    现在思考的问题,就是以最安全、最快、影响最小的方式抓捕哈尔。

    韩彬及时赶到后,也参与了抓捕计划的讨论。

    商量了一番后,最终准备采取第二套方案,等嫌疑人过了安检口在调查。

    哈尔可能是帮派成员,他携带武器的可能性很大,安检可以拔掉他的牙齿,让他变成一只没有牙的老虎,可以将抓捕的危险降到最低。

    虽然抓捕地点设在了安检点,不过,当哈尔从柜台取票后,就已经被包星和王霄盯住了。

    哈尔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男子,对于国人来说黑人的长相不太容易分辨,不过哈尔有一个特点,他的嘴唇很厚。

    普通的黑人就比其他人种的嘴唇厚,而哈尔的嘴唇更厚,就像是两截腊肠挂在脸上。

    哈尔取完票之后,在安检口晃荡了一圈,一双眼珠子不时的扫向四周,脸上露出警惕的神色。

    哈尔抽完一根烟,将打火机扔进了垃圾桶,而后又去了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直奔安检口了。

    王霄继续盯梢,包星进了厕所,在哈尔带过的隔间里搜了一番,从马桶的水箱里找到了一把水果刀。

    水果刀已经开刃了,十分的锋利,扎到人之后非死即伤。

    由此看来,在安检附近实施抓捕的确是最稳妥的。

    哈尔走到了安检口,将证件放到了柜台上,咧着腊肠嘴,挤眉弄眼道,“嗨,girl,你长的真甜。”

    女柜台员瞅了他一眼,笑了笑。

    “耶,你对我笑了,我知道你喜欢我。”

    女柜台员撩了撩耳边的头发。

    “呦,你在撩我嘛,耶,我知道,这是我的名片,到了美利坚你可以联系我,相信我,会是一个好向导。”

    女柜台员盖上章,将证件还给了他。

    哈尔对着女柜台员眨了眨眼睛,进了安检口。

    哈尔将物品放到传送带上,自己站到了检测台上。

    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地勤人员,拿着检测仪器,在哈尔周身检测。

    “嘀嘀……”哈尔的胸口响起一个声音。

    “欧耶,是我的金链子,最小的一条。”哈尔咧着腊肠嘴,从脖子里拆下一条金链子。

    地勤人员摆了摆手,示意哈尔可以离开了。

    哈尔咧着香肠嘴,晃晃悠悠的向着检测器后面的物品走去。

    就在此时,四个男子从前后一起围了上来,为首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亮出了警官证,“哈尔先生,我是市刑侦队的韩彬,想请你去警局了解一些情况。”

    哈尔耸了耸肩膀,“哦,买噶的,我已经买了机票了,我要回美利坚,我没有时间跟你去警局。”

    “我会跟航空公司沟通,帮你改签。”

    哈尔摊了摊手,“no,我妈妈正在家里等着,我必须回去。”

    韩彬笑了笑,掀开了上衣,“你以为只有美利坚警察有枪吗?”

    哈尔咬着牙,又是愤怒、又是无奈,“OK,警察先生,我尊敬你,我跟你走,我是清白的,我没什么好怕的。”

    “OK,go.”

    哈尔叹了一口气,只能老老实实的跟韩彬等人回去。

    欺软怕硬是所有混混的特征,不分国界。

    对这种人没必要客气。

    ……

    将哈尔抓回警局,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哈尔在路上就嚷着要吃饭,还点名要吃牛肉汉堡,马景波让人给他叫了一份外卖。

    黄倩倩已经帮大家从食堂打好了饭。

    其他的不说,市刑侦队的伙食比玉华分局要好的多,而且价格也不贵。

    黄倩倩一共打了8份菜,红烧肉,炒菜花,干炸小黄鱼,干锅土豆片,大盘鸡,麻婆豆腐、风味茄子,每个人还有两盒米饭,一份紫菜汤。

    马景波吃了一会,垫了垫肚子,“今天下午市局开会,吃完饭我就要走,韩彬,审讯哈尔的事就交给你了。”

    包星好奇道,“马队,今天开的是啥会?”

    “你小子不是包打听吗?怎么还问我。”

    包星讪笑了一声,“这两天不是工作忙吗?哪有时间呀。”

    马景波哼了一声,解释道,“人们憋的久了,一放开就容易闹事,最近琴岛大大小小的案件明显增加,市i委方面也十分的关注,咱们市局内部更不能放松,肯定要实施一些针对性举措。”

    马景波吃饭很快,这是在长期办案中养成的习惯。

    吃饭完马景波就离开了。

    韩彬将众人召集起来,看了一个案情总结会。

    “哈尔已经抓回来了,但是其他的线索也不能放松,李琴和江扬盯住大卫这条线索,查看一下他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是。”

    “包星和王霄跟着我审讯哈尔。”

    王霄露出一抹苦笑,“组长,我也不会英语,进了审讯室也是傻坐着,我还是不参加审讯了,调查一些其他线索吧。”

    “组长,倩倩的英语不错,要不让她跟咱们一起做笔录。”包星提议。

    韩彬瞥了一眼黄倩倩,“你会英语。”

    “我会一点。”

    “可以。”韩彬同意了,旁边坐个能听懂的,总归不是坏事。

    ……

    市刑侦队,第三审讯室。

    哈尔被带到了审讯室,不过并没有戴手铐,也没有限制他的自由。

    韩彬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在椅子上,“哈尔先生,感谢你协助警方做笔录。”

    “我想要一杯咖啡。”哈尔耸了耸肩膀。

    “OK。”韩彬点头,示意黄倩倩给他倒杯咖啡。

    “嘿,顺便说一下,你们琴岛的牛肉汉堡太小了,根本没有多少肉,还塞了我的呀。”哈尔抱怨道。

    韩彬懒得理他,翻开了笔记本,开门见山道,“哈尔先生,你和迈克先生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朋友。”

    “你来琴岛找他做什么?”

    哈尔耸了耸肩膀,“旅游呀,琴岛不是旅游城市吗?”

    “据我们了解,你来琴岛可不是为了旅游那么简单。”

    “OK,那你说我来琴岛是为了什么?”哈尔反问。

    “听着哈尔,我们请你来警局,是希望你能协助警方调查,而不是让你来跟警方顶嘴,积极配合警方调查,你才能早点离开,明白吗?”

    “耶,你问吧。”

    “你来琴岛找迈克干什么,想好了再说。”

    “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事情,迈克有一个弟弟叫托尼,前一段时间托人让人打死了,所以,我想请迈克回去给托尼讨回公道。”

    “怎么讨回公道?”

    “用我们美利坚的方式讨回公道。”

    “仔细说说,我很感兴趣。”

    就在此时,黄倩倩走了过来,将一杯咖啡放到哈尔面前,“你的咖啡。”

    “嘿,girl,谢谢你的咖啡,你长得很漂亮。”

    “当然。”黄倩倩有些紧张,大脑有些空白。

    “我跟这件案子无关,你们抓错人了,我是个好人,有时间请你喝咖啡。”哈尔咧着腊肠嘴,挤了挤眼睛。

    黄倩倩思索了一会,“哦,你说的有点快……能慢一点嘛。”

    “什么?你说什么?”哈尔皱了皱眉,似乎没听懂。

    黄倩倩组织了一下语言,最终还是放弃了英语,用中文说道,“哦……那个……我该回去了。”

    黄倩倩一直觉得自己英语不错,看美剧的时候,也能听个大概,真正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差的很远。

    看美剧,了解剧情,就能知道大概的意思,再看一下演员的神态,就能理解个七八分。

    这时候就会有一种自己能听懂英语的错觉。

    其实只是能听个大概,真正用的时候就懵逼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韩彬敲了敲桌子,接着刚才的话题,“你想让迈克怎么讨公道。”

    “嘿,警察先生,迈克已经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你还希望再改签一次吗?”

    “OK,其实,我只是个传话的,是托尼的家人想请迈克回去主持公道。”

    “那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托尼,也就是迈克的弟弟,他是被人枪杀的,他还年轻,他死的很冤枉,他的家人希望迈克为托尼报仇。”

    “怎么报仇?”

    “那我就不知道了,那是迈克的事,他是托尼的哥哥,不是我。”哈尔不傻,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谁杀了托尼?”

    “一个开中餐厅的华人,他杀了托尼,我觉得,迈克很可能也是他杀的。”

    “那个华人叫什么名字?”

    “廖哥。”

      <code id='b429e'></code><style id='153ba'></style>
    • <acronym id='b11f3'></acronym>
      <center id='635b5'><center id='9d929'><tfoot id='d9d10'></tfoot></center><abbr id='6d37c'><dir id='2c5e8'><tfoot id='9f830'></tfoot><noframes id='e77d5'>

    • <optgroup id='eeea2'><strike id='f5fdc'><sup id='8c9a5'></sup></strike><code id='86e69'></code></optgroup>
        1. <b id='09dc3'><label id='c3bdd'><select id='f055c'><dt id='9ef21'><span id='f0070'></span></dt></select></label></b><u id='5cb5c'></u>
          <i id='7da77'><strike id='0db55'><tt id='93fe9'><pre id='dbb28'></pre></tt></strike></i>

              <code id='50f00'></code><style id='49af7'></style>
            • <acronym id='a97e8'></acronym>
              <center id='36aa9'><center id='c9d34'><tfoot id='e3ffd'></tfoot></center><abbr id='b8753'><dir id='7a937'><tfoot id='3001e'></tfoot><noframes id='149dc'>

            • <optgroup id='08596'><strike id='664d1'><sup id='99635'></sup></strike><code id='e00bc'></code></optgroup>
                1. <b id='04d79'><label id='d8686'><select id='51745'><dt id='1b01a'><span id='33e91'></span></dt></select></label></b><u id='081c5'></u>
                  <i id='23882'><strike id='486e3'><tt id='baaa9'><pre id='2ea60'></pre></tt></strike></i>

                      <code id='25bb4'></code><style id='70a81'></style>
                    • <acronym id='999f7'></acronym>
                      <center id='08ef8'><center id='b31b4'><tfoot id='68e57'></tfoot></center><abbr id='7267d'><dir id='de426'><tfoot id='f2f09'></tfoot><noframes id='1d9ba'>

                    • <optgroup id='8aea4'><strike id='2bb07'><sup id='50e8f'></sup></strike><code id='73182'></code></optgroup>
                        1. <b id='d81fa'><label id='2e9d5'><select id='4377b'><dt id='c14bc'><span id='03c66'></span></dt></select></label></b><u id='05b16'></u>
                          <i id='a5ead'><strike id='a970c'><tt id='980c4'><pre id='1ba4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