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苏辰信奉一个道理,你不懂的事情,尽量不要不懂装懂,让你身边懂的人去处理。

    之前,他让郭永盛帮他找两件古玩礼品,二三十万价位的,看着雅致一点拿得出手就可以。

    不懂,他也不参与,直接给郭永盛转款,让他拿下了两样东西。

    一件是明宣德的青花碗,很秀气的一个小碗,苏辰是一点不懂,只觉得‘青花’二字挺唬人,除此之外一无所知,30万的价格在他这里只是作为礼物的价格,对古董,他是没任何知识储备也没有兴趣,还不如超市几百块钱精致的碗更让他心喜。

    第二件东西他到是挺喜欢,很漂亮的一个犀牛角杯,郭永胜说是非洲犀牛角制成,价格不高,他根本不看什么材质,就是那隐隐的剔透感觉让他喜欢,有拿在手里去不断把玩的冲动。

    礼物是他准备登门顾家所准备的,太贵重了没必要也没那份交情,价格太低又拿不出手,且挑选礼物也需要一份心意的表达在里面,这个价位,这种礼物的整体观感,都符合苏辰的心理预期。

    这个做主也就做主了,号称全球最贵的SUV库里南,得知苏辰要买一辆,郭永盛是给看了,可让他直接敲定买回来外加选配,上下接近千万的东西,他还是希望苏辰自己过来选。

    结果。

    “行,就这个暗钨色,内饰要棕色白色混搭。”

    “我只有一个问题,我今天能不能开走。”

    郭永盛觉得,自己来也一样,把老板从东北请过来,跟自己来没什么区别,或许自己来还能更认真的选择一下。

    这位到好,不在乎加价,来了看一眼,直接买车,交钱,往那一坐,只等车子开走。

    你有现车,我能开走,这就可以,别的,你什么都不要跟我谈,你说选配,能够马上装上不耽误我开走的,你们可以加,我愿意付款买一个大家都满意,让整个交易过程更加顺畅。

    买车这件事,钱是小事,来自郭永盛一系列操作才是最重要的。

    苏辰自己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拥有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燕京户口,车子是企业指标,按照郭永盛的说法,接下来你真要到燕京来,也不可能只买一辆车子,个人指标的事情慢慢来。

    最开始苏辰并没有想弄什么燕京户口,是郭永盛提醒他,未来不管在不在燕京,孩子上学还是有好处的,目前还能运作,可能再过几年,难度会翻倍的上升。

    对轿车无爱,正常生活使用超跑又没什么大用,目前也没有司机,那SUV便成了苏辰的首选,不过他到是让郭永盛帮着订了一辆埃尔法,提前进行改装,也让他通过这边的门路,看看能不能找一个人品好的退伍兵司机,能力自然是越强越好,薪酬不是问题。

    只有到燕京,才会发现你有很多事很多事都要做,在家乡的时候,小富即安这四个字,真不是说有点钱就懈怠了过着小日子,是你在那里会发现很多需求都变得并非必要。

    到了燕京,你会发现需要的东西越来越多,花钱这件事也变成了正常消费,之前还觉得在县城一天想要花钱都找不到地方,到了燕京,飞机落地一下午时间,一千万消费完毕,当银行卡账户信息发送到手机短信后,也让苏辰意识到,自己有的钱,真不算多。

    同志还需要更努力啊。

    从小到大最喜欢车,房子买不买不重要,车子有条件一定要拥有,不仅喜欢车,还喜欢开车,燕京这样的交通状况,苏辰依旧可以开的不亦乐乎,没有什么紧急的事,也不需要为了生活抢时间去争分夺秒,他真的是在享受驾驶乐趣,哪怕是堵车慢慢挪动,他也乐在其中,这也让郭永盛明白为何他人还没有到燕京,车子先买了,还买了一台这么贵的。

    在燕京,自己开,弄个小车,还是舒服一些,越大的车在这座城市受到的束缚越大,越难开,不过看苏辰现在的样子,似乎燕京的拥堵对他并不能造成任何驾驶方面的困扰。

    ………………

    夜幕下的燕京,依旧繁华,依旧热闹,这里的夜,似乎永远也不会真正陷入沉寂。

    CBD的写字楼内,可看到亮灯的区域不少,九点这样一个时间点,加班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完成了一天工作的夏甜,抻了一个懒腰,狠狠的眨了几下眼睛,关闭电脑,起身。

    在不远处,几年来那道身影始终在,除非是崔东约定好了来接她下班,不然,他一定会等她一起下班,无论自己手头有没有需要加班的工作。

    “老富,走啦。”

    伴随着夏甜呼喊一声,富守则笑着站起身,拿起挎包,笑着与夏甜并肩离开公司,乘坐电梯下楼。

    “晚上吃点什么?”

    “家楼下的炒肝。”

    “好。”

    滴滴的车笛声,两人没有在意,旋即夏甜收到了一条信息,照片正是从远处拍她的照片。

    “嗯?”夏甜侧身转头看向路边,下班都是直接往地铁站走,谁会关注主路的路旁,她自己都不会开车上班。城市中心开车上班,这是多数在这里打拼的人比较噩梦般的事情。

    车窗按下来,车内招手的身影,让夏甜脸上露出一抹让旁边富守则看过之后顿时心塞的神色。

    —

    “她在高兴?兴奋?以前崔东来接她,她也未曾如此。”

    好奇心让富守则跟了过来,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能让夏甜略有失态,都忘记了跟自己打招呼就直奔着对方而来。

    “你怎么来了?”对苏辰开一辆库里南,夏甜没有半点觉得意外,富守则却微微皱眉,之前是谁帮助的夏甜,之后又是谁在帮她,明明挂牌出售的房子突然不卖了,眼前这车子,这男人,似乎正在向他揭晓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来这边办事,顺路看看你。不介绍一下?”苏辰冲着富守则笑了笑。

    “哦,这是我大学同学,目前的同事,最好的男闺蜜,富守则。”介绍富守则的时候,坦然带着笑脸,反过来介绍苏辰的时候,却简单到让人已经不想去猜想两个人的关系。

    “苏辰。”

    苏辰下车,跟富守则握手:“天挺冷,走吧,一起吃饭。”

    夏甜也对富守则说道:“上车,我不在你自己坐地铁也挺无聊的。”

    跟谁越是不见外,这关系就越深,看着夏甜主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富守则焉能不明白,内心的苦涩早已学会了完美的掩饰,或许掩饰不是完美,只是互相之间的装作不知道。

    从大学到现在,小十年的时间,从拒人于千里之外到接受一个崔东,富守则习惯了所有人对他的称呼备胎,他也曾几次告诉自己,别妄想了,她对你没有任何意思。

    可……

    这么多年,毕业后追着她进一家公司,租房子都租在她家距离公司的更远一点距离,只为能够在加班的夜晚,有名正言顺的理由送她回家。

    习惯了。

    包括此时此刻对这个男人的出现,富守则自己都恨自己,你怎么连情绪波动都没有,就这么甘愿一辈子当备胎吗?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三人一起吃炒肝,吃普通的民间小食,明明饭店是在夏甜家小区的外面,吃过饭却是苏辰开车送富守则回家,有些东西真的不需要说出口。

    看着富守则走进自家小区的背影,夏甜叹了口气:“我是不是真的很渣。”

    苏辰笑道:“确实,看看多好的一个精英小伙儿,名牌大学毕业,职场精英,人也憨厚老实,硬生生让你折磨的成了一个旁人眼中的倒霉蛋备胎,夏甜啊夏甜,你作孽啊。”

    “滚。”夏甜喷笑,她喜欢这样的感觉,从崔东到身边的所有男人,似乎都没有怼她的,也就眼前这个了:“我就是不想让他再继续对我那么好,刚才在公司楼下才让他上车,之后一起吃饭,让你送他回来。”

    苏辰:“他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圈,就站在里面,不打算出来了。要不然你夏女神发发慈悲,敞开怀抱,渡他一渡吧。”

    夏甜侧头看着他,表情似很认真:“你说真的?”

    苏辰眯着眼睛,嘴角上扬,很灿烂的浅笑挂在脸上:“当然是假的,还是让女神帮帮更需要的人吧,他这么多年都忍了,我一天都忍不了,还是渡一渡小生吧。”

    夏甜笑的很灿烂,回到燕京来这些天,笑的最灿烂的一回,不是安全感,不是恋爱的感觉,只是不需要任何伪装的一份真实,在他的面前,自己还有能够伪装的地方吗?

    被对方撕裂所有伪装的那一刻,或许也是夏甜卸下了压在肩头包袱的那一刻,五百万,买的不是半年,买的是她终于可以完全认清崔东然后坦然离开他的自由,尤其是在她拼尽了所有以一个未婚妻身份去营救未婚夫之后,那一段时间的压力,压得她差点窒息。

    车子开走了,不远处的阴暗处,富守则看着车子离开,他不知道车子会开往哪,他只知道,车里的两个人会在一起。

    他很想狰狞的去将那个男的撕碎,也想咆哮着去问一问夏甜为什么,最终,也只剩下一声叹息,低着头,默默的往家里走去,人家不是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吗?富守则啊富守则,你该放手了。

    不,我怎么能忍受自己一天看不到她的世界,我怎么能忍受自己不与她一起说说笑笑的生活。

    PS:感谢一杯孤独饮下肚的打赏!

      <code id='4e562'></code><style id='24988'></style>
    • <acronym id='627db'></acronym>
      <center id='1561c'><center id='7b602'><tfoot id='4e058'></tfoot></center><abbr id='5967e'><dir id='0788e'><tfoot id='a9d5c'></tfoot><noframes id='13201'>

    • <optgroup id='b5ea1'><strike id='78369'><sup id='cea63'></sup></strike><code id='1e7ab'></code></optgroup>
        1. <b id='e37af'><label id='65b33'><select id='35ade'><dt id='f8cf9'><span id='c9549'></span></dt></select></label></b><u id='d2073'></u>
          <i id='1147a'><strike id='43121'><tt id='cd3c2'><pre id='7cc98'></pre></tt></strike></i>

              <code id='aa414'></code><style id='a9cb4'></style>
            • <acronym id='e6707'></acronym>
              <center id='fd423'><center id='00842'><tfoot id='89da4'></tfoot></center><abbr id='f00f8'><dir id='7016e'><tfoot id='1a2d9'></tfoot><noframes id='56b4f'>

            • <optgroup id='a6720'><strike id='f1a1c'><sup id='ce907'></sup></strike><code id='d149e'></code></optgroup>
                1. <b id='c6d16'><label id='8769b'><select id='caa00'><dt id='9e2b3'><span id='79ae6'></span></dt></select></label></b><u id='917b6'></u>
                  <i id='b543d'><strike id='1eb9c'><tt id='b7eb0'><pre id='a6924'></pre></tt></strike></i>

                      <code id='01161'></code><style id='b7170'></style>
                    • <acronym id='81d0f'></acronym>
                      <center id='2df83'><center id='6f3ca'><tfoot id='91d5b'></tfoot></center><abbr id='6d6e8'><dir id='d973a'><tfoot id='73cea'></tfoot><noframes id='bc6d5'>

                    • <optgroup id='f2c42'><strike id='af067'><sup id='5a5f3'></sup></strike><code id='5a9cc'></code></optgroup>
                        1. <b id='c1280'><label id='fb402'><select id='80890'><dt id='6ba29'><span id='2e134'></span></dt></select></label></b><u id='2cadf'></u>
                          <i id='55859'><strike id='47e8d'><tt id='4928e'><pre id='36e7b'></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