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抹干脸上的液体,段野捂着疼痛的脑袋坐起身,左右环视一圈,顿时清醒:“打起来了?铁哥呢?”

    见到段野终于醒了,张燕燕提起裤子,满脸通红:“宇哥!段野醒了!他醒了……”

    狼狈躲闪着众武者的围堵,陈宇一个“瞬移”为自己腾出一丝空间,回头,大喊:“段野,继续聚能!快点!”

    闻言,段野精神一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抬头看了眼上方凝聚的劲气潮,双手合十。

    “啪!”

    “武法矩阵三式。”

    光圈大亮!

    停滞的气雾再次旋转了起来。

    那无限接近4级的威势,令在场所有人不免胆战心惊。

    “他一直在吸气,不能再拖下去了!”4级武者咆哮:“分出一队,杀了那个武法师,其余人全上,武法武技都砸上来,不要怕误伤!”

    “是!”

    远处围观的众多武者立刻加入战场,并分出四人杀向段野。

    见此,段野毫不犹豫的停止了聚能,运转体内劲气回路,开始释放火球。

    “不要放出去!”陈宇急声:“继续集气!升到四级!”

    段野一愣,内心虽疑惑,但还是听从指令,放弃了武法的使用,重新接过矩阵的掌控权,进行极限的“超频”。

    “张燕燕,帮我挡一下。”

    “好。”张燕燕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催发着1.6级的劲气,挡在段野身前。

    “你是用什么把我弄醒的?这么咸。”段野一边聚能,一边吐了吐口水。

    “……”

    此话落下,张燕燕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势瞬间溃散……

    ……

    另一边,八荒姚与4级女武者的搏杀,也进入了白热化。

    有了削铁如泥的长剑,加之对方重伤,她终于能和对方打成个五五开。

    并且对方流血严重,随着时间推移,胜利的天平必当向她倾斜。

    可是,见到主战场里险象环生的陈宇,八荒姚毫不犹豫就放弃了此处的优势,提剑冲进战圈。

    “唔。”

    踏入陈宇十几米内,她瞬间就感觉到劲气的巨量流失。令她本就不充裕的气海,越发雪上加霜。

    回头,看了眼一脸凶光追上来的4级女武者,八荒姚银牙紧咬,继续向着陈宇靠近几米,找准角度,直接把长剑扔向了空中。

    “宇哥!接着!”

    “拦住!”4级武者大吼,一个弹跳起步,就想去抢剑。

    然而八荒姚扔剑的时候,就刻意避开了他的方向,其余武者速度又没有陈宇快。甩在空中的剑柄,顺利被陈宇接住。

    少女心下松了口气,果断抽身后撤。与女武者继续缠斗。

    但没有了让对方忌惮的长剑,加之劲气量严重不足,原本平衡的“天平”骤然向着不利的方向倾斜。

    形势急转直下……

    ……

    “呛!”

    而这一边,利剑在手,众武者密集的包围圈瞬间散开。陈宇压力大减。

    面对这种“无坚不摧”的兵刃,包括4级武者在内,谁也不敢贴的太近。

    “玛德。”

    4级武者爆了句脏口,怒吼:“所有人,先去杀那个女的,这里我挡着!”

    陈宇眼皮狂跳,立刻收回了“自动不灭爆体”的武技,冲向八荒姚,与其汇入同一战局。

    先不说八荒不能死。

    一旦没了八荒姚的牵制,面对两个4级武者夹击,众多3级武者补漏,翻盘可能性就更小了。

    几个翻滚,赶到八荒姚身边,陈宇剑身横挡,语速飞快:“你怎么样。”

    “……还行,战力差距太大了。”少女脸色略有苍白:“你还是带段野逃吧,我有些底牌,能拦他们几分钟。”

    “你那底牌无非就是氪命,现在还不到那时候。”陈宇拍了拍八荒姚染血的肩膀:“大招留着,稳住,我们能赢。”

    八荒姚:“……”

    “现在就等段野那边了……”

    ……

    “当!”

    “当当……”

    不同于陈宇和八荒姚,面对三名2级、一名3武者的围攻,张燕燕一开局就陷入了极端的劣势。

    仅仅一脚,就被3级武法专业的武者踢飞十数米,撞在墙壁,挣扎不起。

    “真的靠不住啊。”

    段野心态崩了,只能借取矩阵里十分之一的劲气,为自己罩上一个360°的护盾。

    虽然暂时能将敌人隔离在外,但这也自然延长了他聚气的时间。

    “当!”

    “当当当……”

    四个武者围在光圈外,全力攻击着摇摇欲坠的护盾,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逼得段野只能不断抽取阵内的能量,为护盾续命。

    导致矩阵里的劲气潮,不增反降。

    “这特么……还有个打?”

    段野的心越来越沉。

    陈宇,八荒姚两人,能长时间抵挡主力部队吗?

    不可能。

    张铁一个辅助,能在地牢里打过张钢吗?

    还是不可能。

    至于张燕燕,那更是个白给。

    加上他这边渐渐的入不敷出,局面已经濒危到了极点。

    “还不如刚才把火球放出去,杀一些回回本。”

    段野长叹一口气,不知如何是好。

    无论是陈宇那边,还是张铁那边,只要有一方落败,局势就会瞬间血崩。

    “妈……”

    “你儿子马上就要找你去了……”

    然而。

    正当段野渐渐陷入绝望之际,透过光圈的护罩,他竟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不顾一切冲了上来……

    张燕燕!

    “咚!”

    靠着偷袭,她击退了一个2级武者,随即义无反顾跳向3级武法师。

    “找死!”

    3级武者迟迟攻不破护罩,早已急的满头是汗,见到张燕燕缠上他,怒火再无压制,抬起一脚,全力踢了过去。

    “咚!”

    “噗……”

    张燕燕并未有任何闪躲,硬生生接了一脚,夹杂食物碎块的污血从她口中不要钱的喷出。

    但她却并未被踢飞,而是双手死死抱住3级武者的腿,扬起头颅,狠狠撞向武者的裆部。

    “咚!!”

    “唔……”3级武者眼球凸出,脸色瞬间变绿,身躯剧烈颤抖片刻,猛地发出令人胆寒的惨叫:“嗷嗷嗷啊啊!!!”

    “扑通。”

    武者捂着裆部,嘶吼着满地打滚。

    张燕燕一口接一口的吐血,没迟疑,继续冲向了另一个2级男武者。

    男武者胯下感到隐隐发寒,顾不上攻击护盾,拔出长刀就劈了过去,想要将张燕燕逼退。

    可是,张燕燕仿佛失了智,冲势不减反增,面对砍过来的刀锋,左臂像做广播体操一般,斜斜的挡住头部。

    “唰!”

    下一刻,刀刃劈在了张燕燕的手腕外侧,瞬间切断皮肤、筋膜、脂肪与肌肉,砍到了骨骼上。

    又因为手臂是倾斜的,刀刃“触硬”后,并未砍断骨头,而是顺着骨骼的斜角,不受控制的一路向下,将张燕燕左臂的外侧组织,全部切开!

    露出一根惨白色的手臂骨……

    “啊啊啊!”

    于此同时,张燕燕也凶猛的扑了上去,面部狰狞到扭曲,张开嘴巴,狠狠咬住了武者的喉咙。

    “咔嗤!”

    滚滚鲜血,溅射而出,张燕燕的整张脸全红了。

    “唔唔唔……”

    咬断了喉咙还不完,张燕燕竟然如犬科动物一般,疯狂的摇晃头颅,不过一秒,就将嘴里的“肉”撕扯了下来。

    “呕……”

    吐出嘴里的东西,张燕燕回头,口中呕着不知是谁的血液,大吼:“继续!快!”

    “哦……哦哦哦!!”

    被惊住的段野立马回神,自然不会浪费对方用命换来的宝贵时间,重新开始蓄能,再次搅动起上方厚重的劲气潮。

    “杀……把她杀了!”

    光圈外,3级武者捂着裆部,摇摇晃晃站起身,愤怒咆哮:“一起上!先杀她!”

    说罢,他便双手合十,调动劲气,在头顶上方凝结一根锋利的冰箭。

    另外两个2级武者各自掏出武器,从左右两侧对张燕燕夹击。

    深知自己不可能以一敌二,张燕燕看了眼地上自己的皮肉,和抽搐的尸体,全速冲向左侧的武者。

    “嗖”

    有了前车之鉴,左侧武者并未斜劈,而是选择了直捅。

    可张燕燕仍旧不闪不避,甚至还挺起了肚子。

    “噗嗤!”

    刀刃,干脆利落的穿透了她的腹部。

    却挡不住她视死如归的疯狂!

    “咚!”

    一记头撞,将对方的鼻梁撞断,张燕燕再次张开血盆大口,故技重施,咬向武者喉咙。

    但武者自然不会犯同伴的错误,连忙收起下巴。

    “咔嗤!”

    牙齿仅仅咬住了他的下颚。

    “滚!滚啊你这个疯子!”

    剧痛,令武者发出一声惨叫,全力抬脚,踢中张燕燕腹部。

    “咚!”

    “噗嗤。”

    张燕燕被远远踢飞。

    人在空中,失重之下,她感觉周围时间似乎都在变慢。

    凝滞的背景。

    渐渐抽离体内的长刀。

    喷涌血液的腹部……

    一切的一切,在慢镜头下,是显得那么凄美。

    转头,她看了眼聚能的段野。

    又看向险象环生的陈宇和八荒姚。

    眼泪,从眼角滑落,却没有沾染一丝一毫的红色。

    “对不起……”

    “是我害了你们……”

    “原谅我……”

    “咚!”

    身躯重重撞在大厅的墙壁,张燕燕眼中的世界,渐渐陷入黑暗。

    “杀!!”

    3级武者双眼通红,仍不留手,瞄准张燕燕的头颅,挥出冰箭,进行补刀。

    锋利的箭刃,划破层层空气。

    犹如水中穿梭的金枪鱼,笔直笔直的冲了过去。

    段野瞳孔骤缩:“不要……”

    “轰!”

    “轰隆!!”

    但就在这时,地面瞬间的隆起!爆裂!破开!

    冲天的泥土与碎石撞飞箭矢,携带惊人的势能,将尘土扩散的到处都是。

    在场众人纷纷扭头望去,神色各异。

    公众会的武者们是惊喜。

    陈宇一行人却是心脏沉到了谷底。

    地牢的战斗,已经分出胜负了……

    “砰。”

    “砰砰砰……”

    漫天的砖石,在地心引力的拖拽下,纷纷掉落。

    弥漫的灰尘,也渐渐清晰。

    一道人影,摇晃着从废墟中走出。

    一步,两步,三步……

    步伐沉重,仿佛大鼓,一顿一顿的冲击众人心神。

    “……他…他是……”

    “什么?!”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当人影的身形,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震惊了。

    来者……竟然是张铁!

    “铁哥……”段野愣愣出神,大脑陷入停滞:“怎么可能……”

    只见张铁浑身狼藉,双眼泛红,两道泪痕划过脸颊,清楚可见。

    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张钢。

    “扑通。”

    跪倒在地,张铁颤抖着将张钢的尸体放下,一股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悲伤,通过他的眼神蔓延全场。

    片刻,他伸手,盖住了张钢圆睁的双眼,踉跄站起身,

    “砰!!”

    爆发出仅有的那几丝劲气,张铁如一头蛮牛,狂奔到3级武者近前,在其惊骇的目光中,一拳挥出!

    “咚!!”

    武者瞬间被打飞十数米。

    “呼…呼……”

    重重喘息几口气,张铁看向段野,发出了一声夹杂悲痛、愤怒、阴郁、无助的咆哮:“聚气!!”

    段野惊醒,连忙集中精神,操控劲气潮继续提升。

    “为什么……”

    4级武者脸色极为难看:“一个武技专业的,怎么会被辅助给杀了?!张钢是弱智吗?!”

    “现在怎么办?”另一位4级女武者凑过来,忍痛道。

    “你的伤怎么样了。”

    “血止住了。”

    “那就好。”点点头,4级武者撕下外衣,看向张铁:“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最多三招,带走他。”

    “嗯。”女武者看向八荒姚:“那个女的也要坚持不住了。闹剧该结束了。”

    “砰!”

    4级武者翻腾着劲气,留下一串串残影,冲向张铁。

    “咚!!”

    一拳击出,张铁顿时倒飞,撞在段野的防护罩上,吐出一口污血。

    “铁…铁哥,你没事吧?”

    擦干嘴角血迹,张铁喘息着站起身:“我最多能坚持半分钟,你看着办。”

    说罢,便杀向前方,与4级、3级、以及两个2级武者缠斗在了一起。

    形势竟然比陈宇和八荒姚更危急几分。

    “……”

    段野牙关紧咬,心一狠,直接收起了护盾,将其重新转化为劲气,灌输入头顶的“云海”之中。

    接着,他屏蔽外界所有干扰,全身心操控一个又一个矩阵。

    五秒。

    十秒。

    二十秒……

    张铁食言了。

    他并未坚持到半分钟,就被再次击飞。

    “轰!!”

    而与此同时,随着一声低沉闷响,段野整个上半身都变成了白色。

    四级气海……

    成型!

    ……

    ps:为了完整性,还是两章合一。

    凌晨继续加更。

      <code id='b3da1'></code><style id='aa391'></style>
    • <acronym id='97c56'></acronym>
      <center id='9a3b4'><center id='7de05'><tfoot id='7aa9f'></tfoot></center><abbr id='535f2'><dir id='1c4d6'><tfoot id='c821b'></tfoot><noframes id='2ad70'>

    • <optgroup id='93766'><strike id='7a0a4'><sup id='bac11'></sup></strike><code id='bed75'></code></optgroup>
        1. <b id='f6800'><label id='dab55'><select id='d7671'><dt id='59f65'><span id='682f4'></span></dt></select></label></b><u id='018f1'></u>
          <i id='e587c'><strike id='a251f'><tt id='0fa28'><pre id='65e32'></pre></tt></strike></i>

              <code id='678d5'></code><style id='58bb0'></style>
            • <acronym id='c498a'></acronym>
              <center id='f7ce9'><center id='b7070'><tfoot id='460f7'></tfoot></center><abbr id='014e4'><dir id='99dea'><tfoot id='80260'></tfoot><noframes id='c7a5a'>

            • <optgroup id='5bc92'><strike id='4903e'><sup id='daa70'></sup></strike><code id='30fdd'></code></optgroup>
                1. <b id='99788'><label id='93d69'><select id='7d63f'><dt id='a6112'><span id='f15d6'></span></dt></select></label></b><u id='34aa8'></u>
                  <i id='8eb99'><strike id='cc3ae'><tt id='c5a20'><pre id='9f4fa'></pre></tt></strike></i>

                      <code id='2d5f8'></code><style id='8156e'></style>
                    • <acronym id='3c4de'></acronym>
                      <center id='84d3b'><center id='10360'><tfoot id='0edb5'></tfoot></center><abbr id='1d406'><dir id='5d9fb'><tfoot id='b1fcc'></tfoot><noframes id='20fa7'>

                    • <optgroup id='e4fd8'><strike id='82699'><sup id='79461'></sup></strike><code id='7cb6f'></code></optgroup>
                        1. <b id='294af'><label id='ce214'><select id='a4613'><dt id='632b5'><span id='864cc'></span></dt></select></label></b><u id='2300f'></u>
                          <i id='f7794'><strike id='c0993'><tt id='878d1'><pre id='da762'></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