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是啊。”常松介绍,“剩下的,大部分都不是完整器,而且脱釉更厉害,不过,有的好像是瓷胎。我因为品相不好,也没太细看。”

    吴夺沉吟,常松却起了身,“走走走,闲着也是闲着,我负责来回接送你还不行啊?”

    常松都这么说了,吴夺也就应了。

    常松的家在县城,景观河旁边的别墅区。

    回去的时候家里没人,常松的父母也出门了。

    东西就在车库里放着,当时挖出来之后,因为被河水泡过、河沙磨损,确实品相不怎么好看,所以都不太当回事儿,也就是因为常松在省城的文物局工作,常松的老爸才让人运送到家里来。

    吴夺先大致看了看,除了兽首人身的三彩陶俑,其他的东西也都是三彩陶器,并没有瓷器;常松说有的东西好像是瓷胎,也不过是因为胎质比较致密,但从残留的釉来看,应该还是陶器低温釉。

    除了陶俑,还有执壶、花口瓶、胆式瓶等等,除了这件兽首人身陶俑,确实没有完整器了;相对最好的一件花口瓶,乍一看还是个瓶子,只是肚子有个炸点,周围带着好几道冲。

    吴夺既然来了,索性就选了几件听了听。

    原来,这批宋三彩出自宋代德州窑,是一窑的东西,估计就是当时有人订制的一批冥器。不过,没能入葬,可能在水路运输的过程中,沉入了河中。

    东西到宋,年份肯定是有了;原本的工艺也不算差,但是如今的品相,实在是难以恭维。

    又是冥器。

    所以,这样的东西,考古价值大于古玩价值,确实卖不上价儿。

    吴夺听完之后,对常松说了说。常松一拍大腿,“那我干脆让我老爸捐献给文物部门得了。”

    “行啊。”吴夺点头,“这些东西作为古玩,是有点儿鸡肋。”

    “晚上在家吃了饭再回去吧?”常松又道。

    “别了,大过年的,和叔叔阿姨一起,我吃得也不自在。”吴夺实话实说。

    “那先去客厅坐会儿聊会儿,咱俩自从龙山文化玉器展之后,有日子没聊了。”

    吴夺和常松来到一楼客厅,常松靠在沙发上,美滋滋点了一支烟,“还是回家舒服啊!”

    吴夺见他点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两人聊了不到十分钟,常松的老爸回来了,而且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和常松老妈一起,是和另一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手里,还拎着一个皮箱。

    吴夺一看有客人,和常松的老爸打了个招呼,便要告辞。

    “哎?吴夺,你等晚上吃了饭再走啊!”常松的老爸挽留。

    “谢谢常叔叔,改天吧,今天我答应我爷爷回去吃了。”

    “我听常松说你现在在齐州最大的古玩店当鉴定师?今天还真是巧了,有件东西我是想让常松看看的,你正好在,一起看看可好?”

    常松的老爸都这么说了,吴夺就不好推辞了。而常松听说有东西看,更来劲了。

    来的这个中年男子姓李,常松老爸称之为老李。

    老李是常松老爸生意上的朋友,他说年前有人送了一件“古玩”,他不懂,拎不清这里头的分量;所以想回礼也好、判断人情大小也好,就拿捏不准了。

    今天中午老李和常松老爸一起吃饭,说起这事儿,常松老爸便因为常松在省城文物局工作,在古玩上有一定眼力,提议不妨让常松看看,正好到家里坐坐,晚饭后再找俩牌搭子搓搓通宵麻将。

    所以常松老爸就没有给常松打电话,因为常松说了晚饭回来的。结果回家之后,不仅常松在,吴夺也在。

    吴夺上高中的时候常松老爸就认识他了;现在两人同在省城齐州工作,常松又说吴夺现在可了不得,古玩上的眼力高得很,是大雅斋的鉴定师;常松老爸便就当面把这事儿说了。

    老李和常松老爸差不多年纪,让两个小年轻对自己的东西“指点江山”,多少有点儿别扭。

    “术业有专攻,他俩都是吃这碗饭的,切磋切磋也挺有意思。”常松老爸看出了老李的“别扭”,出言消解。

    吴夺微微一笑,也没说话。

    专业就是专业,和年纪无关。

    老李从皮箱里拿出来一个锦盒。这个锦盒是正方形的,不小,边长有个一尺左右,不过它是扁的,厚度也就十厘米左右。

    吴夺一看这个锦盒,心说看起来像是个大盘啊。

    果然是个大盘,口径得有二十七八厘米呢。

    而且里头还有配好的折叠的支架。

    老李连折叠的支架一起拿了出来,在茶几上打开,将这个大盘插放到了支架上。

    一看这个大盘,吴夺和常松不由对视一眼。

    这是一只青花大盘,盘心有五组纹饰,相对独立。中间是一只麒麟,四方则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对视之后吴夺没动,常松还是上手了,重点又看了看盘底的落款。

    双圈楷书:大清康熙年制。

    这东西,不需要吴夺,常松就能鉴定。

    “李叔叔,康熙官窑青花瑞兽图盘,故宫里也有一件。”常松见吴夺不说话,只能他说了。

    “噢?”老李微微一怔,旋即苦笑,“常松,看来这是一件高仿了?”

    “高仿······算是吧,做得还是挺精致的。”常松心道,这哪能算得上高仿?就是一件工艺品罢了。倒是挺适合摆放,反正外行也看不懂,瞅着还是蛮漂亮的。

    现在有很多市场化的漂亮的仿古瓷器;所谓仿古,就是大体相似,也不分什么时代特征、釉色发色、技术细节;但一般会落个款儿。古玩市场上也有不少这种东西,也不贵,大家心照不宣。

    而且这种东西经常随“风”而动。比如前几年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出两亿八那会儿,市场上就冒出很多“成化斗彩”。甚至还有半米高的斗彩大罐,一样落成化的款儿。

    也不管“成化无大器”,要的就是个名堂。

    常松又扯了点儿话题,说了说康熙官窑。

    随后,吴夺便瞅个空当,提出了告辞;常松说送吴夺,便也跟着走了。

    “不对啊,这老李,就算不懂古玩,难道不知道康熙官窑有多贵?送他礼的人和他什么关系,他还拎不清?”常松发动了车子,张口说道。

    “未必是人家送的,说不定是他自己一时兴起买的,被人忽悠了也不一定。说辞罢了。”吴夺接口。

    “你说就这种工艺品,已经不是鉴定问题了,是逻辑问题,咋还有人上当呢?”

    “是人就会有侥幸心理,就看能不能控制住了,所以我才说他可能一时兴起买的。”

    “唉。算了,不管他了。”

    吴夺点点头,没说话,心里却不由自主琢磨起来。

    这两天吴夺连续经历了两件事,都是不懂古玩的人身上发生的。一件事是,马五居然白捡了一件乾隆御赐养老牌;另一件事是,今天鉴定老李的古玩,不过是一件工艺品。

    他俩都不懂,结果却不同。

    但是,马五这种“运气”,是不可能一直有的,撞上一次就了不得了。

    自己的“眼力”,其实也算是“运气”。虽然现在有所倚仗,但谁又能保证哪天不会突然消失呢?

    所以,自己在学习上,还是得不断加大力度;趁着“运气”还在,也是一种强大的学习资源。比如今天的宋三彩,回去就得好好梳理总结一番。

    ······

    年初五上午,吴夺陪着吴大志和化肥,一起参研了天象图地理图。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吴夺是一点儿进不了门道,也就是跟着提升一下参与感罢了。

    不过,吴夺发现,吴大志和化肥在参研之时,他们之间,居然真的有“交流”!他们的“交流”,是通过对着两张图“指指点点”实现的。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化肥又累够呛,吃了点儿午饭,倒头就睡。

    正因为这次和化肥“交流”颇多,吴大志似乎有所收获,吃饭的时候,对吴夺和权浩然说道:“现在看,豫州鼎的秘藏之处,有可能就在古豫州的范围内啊。”

    “噢?爷爷,不是说‘天坑孤峰’这种地形,南方更多么?”

    “但北方也不是没有,不能以这个来考量。”吴大志又道,“而且,化肥的出生之处,应该在豫州鼎秘藏之处附近,古豫州和古青州交界,它从古豫州的范围来到古青州的范围,更能说得通。”

    “爷爷,您这次就是只推出了一个古豫州的大范围么?”

    “还要再具体一点儿。”

    权浩然此时开了口,“老爷子,青州鼎就在古青州的范围内,若是豫州鼎真的在古豫州的范围内·····如此看来,是不是所有的鼎,都对应着古九州的范围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吴大志点点头,又道:

    “但是,根据目前参研天象图地理图的心得,九鼎的秘藏之地之间,并无整体联系,不能宏观确定这一点。只能一个一个‘对号入座’。或许,只有青州鼎和豫州鼎是这个情况,也不好说。”

    权浩然应道,“如此,就只能先重点就这豫州鼎来了。”

    “对,现在就属豫州鼎的破解度最高。”

    吴夺接口,“爷爷,刚才您说比古豫州的范围还要再具体一点儿,有多具体?”

    “大致能圈一圈。这样,吃完饭,我拿着地图给你们比划一下。”

    吃完了饭,吴大志回到里屋,拿出了一张华夏地图。这样的地图,吴大志还有一沓呢,常备常用。

    “你们看,应该是这个圈。”吴大志拿笔在地图上画出了一个圈。

    吴夺看了看这个圈,大致在如今的中原地区东北范围,确实也和东山省交界。

    权浩然的眉头忽而皱了皱,“这片地方,不就是宋国么?”

    “宋国?”吴大志又看了看地图,“嗯,还真差不多,是宋国的主要部分。”

    宋国,是周朝的诸侯国之一。

    春秋时期,齐国内乱,宋襄公还曾经帮助齐公子复国,代替齐国为盟主,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战国时期,宋国也曾经一度强盛;但是后来,却被齐、楚、魏三国联手灭掉,国土也被三国瓜分。

    吴夺盯着地图,忽而说道:“对了,爷爷,权叔,我之前说起过,《史记》中司马迁记述九鼎消失,提了两个说法。一个是被秦昭襄王从洛邑迁至咸阳;另一个,就和宋国有关啊!”

    “宋之社亡,九鼎乃沦没,伏而不见”。

    这两个说法是矛盾的,却同时出现在司马迁的笔下。

    吴大志深吸一口气,“如此看来,豫州鼎,还真有可能隐藏在当年宋国的范围内。很多说法并不准确,却和真实情况有着一定的勾连。宋国,或许因为豫州鼎的秘藏,出现传言;而九鼎沦没于泗水并非如此,可青州鼎的秘藏之处却又真和古泗水支流聚龙河有关。这两者,异曲同工。”

    权浩然点头,“嗯。战国这个年代,太久远了。而且秦始皇当年焚书坑儒,很多史料都没了。即便司马迁的《史记》,对于先秦的历史,很多也不怎么明确。”

    “宋国的范围,确实比古豫州的范围要小。”吴夺又道,“既然说起来了,那么,这豫州鼎,会不会真的藏在‘宋之社’附近呢?”

    社,祭祀神坛。宋之社,在太丘。

    “当年‘宋之社’所在的太丘,就在如今的封丘市辖区范围内。”吴大志拿笔点了点地图上的“封丘市”,却皱眉道,“不对,封丘市位于冲积平原之中,没有山。”

    “这里呢?”权浩然指了指封丘市最东的一处位置,“封丘市下辖的永县,好像分布着一些孤山残丘。”

    “永县······”吴大志想了想,又拿着笔画了个圈,“永县还不明显,但是从永县往东这片范围,确实是大范围千里平原的唯一山群所在。”

    权浩然点了点头,“磨芒山群。”

    “不过海拔还是很低啊。”吴大志应道,“磨芒山群,最高的主峰芒山,也不到三百米。”

    “哪怕只有一百米,也不是没有可能形成天坑孤峰啊!”吴夺接口。

      <code id='1d0e3'></code><style id='7e0a2'></style>
    • <acronym id='58ca7'></acronym>
      <center id='548fa'><center id='7638c'><tfoot id='c3a09'></tfoot></center><abbr id='0a1ad'><dir id='14b5f'><tfoot id='5b298'></tfoot><noframes id='15cd3'>

    • <optgroup id='45bc3'><strike id='79f36'><sup id='5d1ab'></sup></strike><code id='92ceb'></code></optgroup>
        1. <b id='55967'><label id='c14bc'><select id='8e8fd'><dt id='1e619'><span id='2133e'></span></dt></select></label></b><u id='7ef8f'></u>
          <i id='55a03'><strike id='e1cd7'><tt id='75290'><pre id='fa5c7'></pre></tt></strike></i>

              <code id='ea2f8'></code><style id='f28df'></style>
            • <acronym id='fdcd8'></acronym>
              <center id='9dc60'><center id='fee09'><tfoot id='282ca'></tfoot></center><abbr id='fdd0e'><dir id='1a998'><tfoot id='b52cc'></tfoot><noframes id='031d1'>

            • <optgroup id='3f4ac'><strike id='c307d'><sup id='8be37'></sup></strike><code id='f5204'></code></optgroup>
                1. <b id='840ad'><label id='0b4ff'><select id='adc63'><dt id='e92e7'><span id='3e77e'></span></dt></select></label></b><u id='be8d6'></u>
                  <i id='d5ed7'><strike id='ce918'><tt id='595c3'><pre id='39e52'></pre></tt></strike></i>

                      <code id='a71b9'></code><style id='435a3'></style>
                    • <acronym id='19be1'></acronym>
                      <center id='ed734'><center id='23d93'><tfoot id='5f912'></tfoot></center><abbr id='94c2e'><dir id='eda7e'><tfoot id='a2386'></tfoot><noframes id='5975b'>

                    • <optgroup id='495dd'><strike id='a6a06'><sup id='76ce1'></sup></strike><code id='76554'></code></optgroup>
                        1. <b id='4200f'><label id='ea3d4'><select id='f2027'><dt id='70c8d'><span id='be6ba'></span></dt></select></label></b><u id='0d620'></u>
                          <i id='46fc5'><strike id='ae520'><tt id='8a08c'><pre id='ddf7e'></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