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

欢迎来到棋魂 网站地图 sitemap
棋魂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austartu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只是太爱你
棋魂只是太爱你
2021/03/30 来源:棋魂
    “猴哥,这个卖相,说回流不太合适,倭国人这是扔破烂呢?”罗宇泽摇头。

    “你就别埋汰我了,我虽然不懂古瓷,但这彩料,你看看,肯定不是这几十年的吧?多老气。”

    吴夺没多嘴,这盘子挺重,他小心双手把住,翻底看了看。

    无款。

    粘沙底。

    粘沙底,顾名思义很容易理解,足底有粘结的沙粒。很多瓷器上都有,这不算什么好事儿,烧制时垫底没处理好,会影响瓷器的价值。

    罗宇泽凑着一看,“粘沙这么厉害?这玩意儿,就算能到明,也多半是嘉靖万历时期的民窑普品,意思不大。”

    “但是这彩料和画工,民窑有这么高的水平么?”猴哥反问。

    的确,这只五彩鱼藻纹大盘,红绿彩料瞅着挺精,画工好像还挺讲究。

    “嗐!民窑就没有好的画工了?这得综合着来看,光是彩料和画工有什么用?胎釉不行啊,粘沙底,又脱釉了,几千块钱不一定有人愿意要!”

    “几千?”猴哥不由抬高了声音,“我打包来的一批货,就这件人家要单算,折合下来,价格在一万五左右呢!”

    “所以你卖不出去啦!”罗宇泽摊摊手。

    “倭国人挺重视这玩意儿,叫什么,赤什么······”

    “大明赤绘。”吴夺接口。

    “对对对!”

    “倭国人把明代五彩称为大明赤绘,同时呢,倭国也学着大量仿制,现在市面上也能见到‘大明赤绘’的倭国老仿。”吴夺又补了一句。

    在吴夺这边,只不过是正常补充,不带什么别的动机。但是罗宇泽听了,却相当于补刀。

    “猴哥,这件不会是倭国的老仿吧?我说怎么不伦不类的!胎釉这么差,彩料和画工却又反常得好!要说倭国老仿,这么一解释,好像就通了!”

    猴哥登时有点儿泄气,“这么说,这件货亏了?”

    吴夺看来看去,也觉得解释为倭国老仿更合理,但是,他却又有一种不一般的感觉。

    好像不是倭国仿品和民窑能出来的。

    不行,这东西不能这么草率定论,还是得听一听。

    结果······

    天启官窑?!

    好家伙!看来自己的感觉已经有点儿火候了······

    不过这眼力,还真是得继续锤炼啊!

    天启皇帝朱由校,万历的孙子,崇祯的哥哥。

    天启皇帝很出名,因为他是个好木匠。

    为什么说到天启官窑,要牵连上万历呢,因为万历驾崩的时候,有遗诏,免除了没有烧制完成的官窑任务,还把景德镇御窑厂的督陶官给撤回来了。

    万历之后的泰昌皇帝短命,接着就是天启即位。

    天启皇帝即位的时候,御窑厂几乎已经停摆了,只有少量的瓷器出产,而且上头没人监督了,情况可想而知。

    天启皇帝对瓷器也没兴趣,他连朝政都兴趣不大,委托给魏忠贤独家代理了,何况瓷器?他的兴趣重点是木工活儿。

    等到崇祯即位,御窑厂依然处于停摆的状态,包括后来满清入关之后的顺治时期也一样。直到康熙朝,景德镇御窑厂才正式恢复到正常状态。

    所以,从明末的天启、崇祯,到清初的顺治,这段时期的瓷器史,被称为过渡期。

    天启官窑,不落款的比落款的多;同时,工艺水平就不用说了,脱釉很常见,特别是口沿处经常出现“虫咬”脱釉,粘沙底也很常见,给人感觉烧的时候很随意。

    不过,官窑毕竟是官窑。一般来说,彩料不错;因为这东西平时相对用得少,可能还有好料存货;画工也都不弱,毕竟是御窑厂的工匠。

    吴夺心中一振,今儿这是要搞一个“双盘会”啊!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罗宇泽奔着找好东西来的,结果一件也没买;吴夺本是“陪绑”,结果一件又一件。

    “兄弟,你是不是也一起拿了?”猴哥见吴夺又看得很仔细,不由试探着问道。

    吴夺还像上一件一样,看了看罗宇泽,“这件你要拿的话,你先来。”

    “你又要拿?”罗宇泽瞪大了眼,“不对啊,你·····”

    好在罗宇泽说了半句就停了,毕竟他跟吴夺才是一个战线的。

    “一个大盘鸡,一个清蒸鱼,齐活儿了不是?”吴夺接着上个盘子的玩笑又来了一句。

    猴哥此时也不由感到了一丝奇怪。

    不过,这件天启官窑五彩鱼藻纹大盘,不要说他了,就算来个瓷器高手也未必能看得明白!

    “兄弟你确实要买?”猴哥追问了一句。

    “不是确实要买,是可以买。但是这东西都脱釉了,得看价钱合适不合适。”吴夺应道。

    “你总不能让我折本吧?”猴哥刚才已经说了,来价在一万五左右,虽然未必是真的。

    “猴哥你的意思是一万五?”

    “要不是压了这么久,我肯定不会进价卖啊。得,你拿了一只盘子了,那就算老客户了,一万五就一万五吧。”

    吴夺不啰嗦,又成交了。

    “中午别走了,人都来了,我安排个局,你不是喜欢大盘鸡和清蒸鱼么?这俩菜肯定得有啊!”货款两清之后,猴哥盛情开口。

    “这样猴哥,改天我请你,今天真有事儿。”吴夺推辞。

    两三个推挡之后,吴夺很坚决,猴哥也只好将他俩送出门去。

    “虽然我看不懂,但你好像捡漏了。是这么回事儿吧?”罗宇泽开车上路之后便直接问了。

    “有钱大家赚,这两件东西你拿着出吧;提多少你自己定,总归是你领着我来的。”吴夺很干脆。

    “我去!这么大方?不是,这个后头说,你得先让我明白,到底都是啥东西啊?”

    吴夺接着简单解释了一下。

    听完之后,罗宇泽一拍方向盘,“这叫什么事儿啊!合着你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捡漏;捡了之后,猴哥还觉得卖了两件货挺高兴,要请你吃饭!我呢,你不解释,都不知道是啥漏儿!”

    “猴哥不懂,这个钱,他肯定赚不着。不是我捡漏,也只能是别人捡漏!”吴夺笑道,“你就不一样了。”

    “我咋不一样?一样没看出来,你还让我先买呢!”

    “你是一下分了神了。我一开始也有点儿找不着北,沉心静气之后才慢慢一点点捋出来。”

    “行了,别谦虚了。”罗宇泽打了个方向,“不过说真的啊,这两件东西,它不太好出,得找懂行的人。”

    “那就看你了。我说了,提多少你自己定。”

    “我要说提两成,你不会觉得我贪吧?”

    按照行里的老规矩,那是成三破二,中间人也就提百分之五。现在呢,提百分之十、也就是一成的情况,也有。但要说两成,那是多了点儿。

    吴夺却微微一笑,“我要说让你提三成呢?””

    “哎呦!夺老师,你是个伟人,请受我一拜!”罗宇泽说着,双手离开方向盘,迅速一抱拳。

    “你开着车呢,别玩悬的!”吴夺吓了一跳,好在罗宇泽很快就把手放回到方向盘上了。

    吴夺也不是穷大方,这事儿,不能单纯地用中间人提成来衡量。要不然,罗宇泽自己都不好意思提出“两成”。

    吴夺办事儿,不喜欢晃晃悠悠半满不满的,既然你提了,那就再加一成,彻底让你满意!

    本来就几乎相当于“空手套白狼”,罗宇泽又是带自己去“狼窝”的人。

    中午吴夺好好睡了一觉,下午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江一昊的天辉大厦给老财主说一说。

      <code id='393b7'></code><style id='71230'></style>
    • <acronym id='727f5'></acronym>
      <center id='2c93d'><center id='eb139'><tfoot id='21450'></tfoot></center><abbr id='0bd2b'><dir id='f64a7'><tfoot id='b7fa3'></tfoot><noframes id='86074'>

    • <optgroup id='f2a87'><strike id='2ccce'><sup id='fea73'></sup></strike><code id='9552a'></code></optgroup>
        1. <b id='d9a1e'><label id='e5667'><select id='e3875'><dt id='99785'><span id='72a9b'></span></dt></select></label></b><u id='6cdb9'></u>
          <i id='a29e1'><strike id='00258'><tt id='6b6a7'><pre id='32485'></pre></tt></strike></i>

              <code id='6ffdb'></code><style id='601a7'></style>
            • <acronym id='a773c'></acronym>
              <center id='a95bf'><center id='10ae5'><tfoot id='0ae66'></tfoot></center><abbr id='8f5f1'><dir id='8d925'><tfoot id='ecf2f'></tfoot><noframes id='3a7cf'>

            • <optgroup id='1b930'><strike id='ba281'><sup id='5ad75'></sup></strike><code id='6ae3e'></code></optgroup>
                1. <b id='9d63b'><label id='f53b2'><select id='7afc0'><dt id='b821a'><span id='77f9b'></span></dt></select></label></b><u id='ebee4'></u>
                  <i id='11235'><strike id='e61ce'><tt id='18509'><pre id='364d2'></pre></tt></strike></i>

                      <code id='0b630'></code><style id='712fa'></style>
                    • <acronym id='dbcad'></acronym>
                      <center id='d1ae5'><center id='a7c8b'><tfoot id='b6677'></tfoot></center><abbr id='1a594'><dir id='064b4'><tfoot id='8bea6'></tfoot><noframes id='8b919'>

                    • <optgroup id='06297'><strike id='2cbd8'><sup id='84fb0'></sup></strike><code id='95a5f'></code></optgroup>
                        1. <b id='7e9ec'><label id='31fff'><select id='3e5e4'><dt id='cf193'><span id='39448'></span></dt></select></label></b><u id='d0a5d'></u>
                          <i id='17cd3'><strike id='4002f'><tt id='05f69'><pre id='2510c'></pre></tt></strike></i>